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產婦輸血感染艾滋致死丈夫向醫院索賠敗訴圖

发布时间:2019-11-09 09:36:25

产妇输血感染艾滋致死 丈夫向医院索赔败诉(图)

妻儿染艾滋 向医院索赔败诉

备受关注的綦江县农妇及新生婴儿感染艾滋病,家属状告医院和血站一案近日宣判,原告张军与儿子林林索赔150万元的诉讼请求未获得法院支持,张军随即提出上诉

判决

死者之夫败诉

2002年9月,张军之妻刘梅在綦江县中医院产下一男婴即林林,由于产后大出血,医院为她输血600ml2004年5月,刘反复出现咳嗽、胸痛等症状,在新桥医院经HIV抗体确认刘梅和林林HIV-1抗体为阳性

2天后,刘梅死亡张军认为,妻儿感染HIV病毒,是因为妻子产后接受输血所致,故要求中医院和血站赔偿医疗费等共计150万元

庭审中,渝中区医学会、重庆市医学会先后两次作出医疗事故鉴定,均认为被告的采血和医疗行为没有过错,不属医疗事故张军提出,刘梅所输的血来自3个人,其中一人的身份与献血登记表上登记的身份证号码、出生时间和住址等不符法院委托当地警方对此进行了查询,证实了这个情况

法院审理后认为,虽然原告提出献血者刘某的身份情况不属实,但不能否认血站采取了必要的检验技术并尽到了合理的注意义务,不能证明献血者的血液不合格綦江法院判决驳回二原告的诉讼请求

二被告表示自愿给付林林补偿费5万元,但张军表示坚决不接受

说法

被告均称无责

张军的代理律师贾俊在上诉中提出,中医院没有给受血者刘梅做HIV检查,有悖卫生部的相关规定对此,綦江县中医院副院长向世伦表示,国家的确有这样的规定,但“这样做保护了医院,由于病员要承担检查费用,很多病员不愿意”因此,在2003年前的重庆特别是农村地区,很多医院都没有严格执行2003年后市里作出了强制执行的要求,情况才有所改观

由于人们对该案议论最多的献血者刘某的身份问题,綦江县血站站长孙志国解释,血站工作人员只能按照献血者提供的身份证进行身份登记,然后核对身份证上的头像“对身份证本身的真伪,血站根本无法进行鉴定,也不可能对上面的地址进行核对”

质疑

检测技术问题

采访中,孙志国还提出了关于艾滋病毒感染者的“窗口期”的问题

他称,人在感染艾滋病毒后,会有一个“窗口期”,在这期间,目前的技术无法在血液中检测出艾滋病毒就算是找到这个献血者,而且他确实是感染者,“问题还有很多”,一是时间过了这么久了,此人很可能在献血后感染了艾滋病毒,现在的技术没办法分辨出感染时间;二是可能他献血时正处于“窗口期”孙认为,这都是技术问题,不是血站没尽到注意义务的问题

对医院和血站的说法,贾俊认为,按照我国法律规定,医疗侵权案件由医疗单位举证,证明其行为与刘梅母子感染艾滋病毒不存在因果关系,如果无法证明,就应该承担(当事人均为化名)

相关

两年了,想起女儿就哭

虽然女儿已去世两年了,但刘梅的母亲黄某告诉,到现在她想起女儿仍然忍不住掉泪

黄某家住巴南区跳石镇昨日,当找到她时,她刚从在外地打工的子女处回家她告诉,女儿出嫁后家里原本还有一些女儿的东西,“女儿走后,看到东西就伤心,就把东西处理了”另外几个女儿还把她和丈夫接到外地居住,但这些办法没能掩盖她的伤心

昨日,还见到了刘梅的丈夫张军他说,为了给妻子讨说法也为了给儿子治病,他早已卖了车去给别人当驾驶员,车老板变成了“丘二”他告诉,妻子被查出感染艾滋病后,全家人前后作了两次HIV检查,除了刘梅母子,大家都没感染张军说他目前最担心就是即将年满5岁的儿子他说:“到现在他还不知道妈妈为什么一直没回家,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病,将来怎么办他还要不要读书、结婚、生子这些问题我一想就很难过”

对一审结果他似乎并不感到意外,但他表示即使二审自己仍然输了,他还是会把官司打下去

工作常备腹泻用药有什么
立可安吃多久才有效果
生物谷药业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