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永镇仙魔 第五百一十五章 继承者【谢老马打赏】

发布时间:2020-01-16 17:44:53

永镇仙魔 第五百一十五章 继承者【谢老马打赏】

黄革很久都没敢看陈羲的眼睛,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惧怕那双眼睛。或许他惧怕的不是陈羲,而是那个可能已经死去的老友。黄革懊恼后悔,为什么自己就没有想到宁集是在舍了自己的性命帮自己?人生得以可以过命之好友何其之艰难,现在这个好友可能已经阴阳永隔。

“是我”

黄革张了张嘴,嘴里都是苦涩:“是我太大意了,我我只是下意识的觉得,他那样聪明的人,一定已经为自己找好了退路。”

他不知道该説些什么,也不知道怎么面对。宁集用自己的死,帮他带出来一半黄家的人。这种恩情,可能再也没有办法偿还了。

“别辜负。”

陈羲长长的叹了一口气,然后洒出一片星辰。这是陈羲第二次使用星辰图,比起第一次的时候已经要成熟的多。第一次使用星辰图的时候,沈九勾可以轻而易举的穿破星辰图看到陈羲。但是这一次,陈羲以自己独特的符文控制星辰图之后,就算是在符文之术上造诣极深的大符师,再想窥破也难了。

陈羲试图看到皓月城里的事,但是却现根本不可能成功。上一次他想看到皓月城,也只能借用皓月城外面渊兽的视线,这一次依然如是。之所以这样,陈羲推测是因为皓月城那个强大的防御法阵阻挡了任何力量。那个防御法阵将皓月城完完全全的遮挡住,陈羲的星辰图看不到法阵里面的情况。

陈羲有些失神,他将星辰图收起来之后説道:“你现在做什么也无法弥补了,别辜负就好。你可能只是疏忽了,也可能是太信任宁集可以救他自己,但是不能説你没错。宁集让你来找我,就是想让我带你去蓝星城。但我现在还有自己的事要去做,你可以带着黄家的人自行去蓝星城,我会想办法通知蓝星城里的人给你打开城门。”

“多谢!”

黄革深深一拜。

陈羲没有拒绝这一拜,因为这一拜是陈羲替宁集接受的。陈羲还不明白为什么宁如此决绝,但是隐隐之间有个猜测。他转身离开,似乎已经和黄革没有什么话説。看着那少年的背影,黄革忽然有一种看到了宁集的感觉。明明宁集和这少年没有一处相似的,但是偏偏他觉得陈羲好像得到了宁集的某种传承。

陈羲走到无人的地方,将宁集托黄革给他带来的玉佩拿出来。他将自己的一抹神识送进玉佩之中,只短短片刻就被自己看到的东西震撼到了。这玉佩之中存储的档案之多,令人感慨。这绝对不是一天两天的时间能存储进去的,宁集为了做到这一diǎn耗费了多少心神耗费了多少时间可想而知。

“小友。”

陈羲在玉佩里看到了宁集留下的一封信,宁集的修为并不是很强,所以他没有办法留下自己的影像。当初国师灭掉子桑家和关家的时候,子桑小朵借助星辰图能看到父辈们留下的遗言。可是宁集没有这样的能力,他能留下的仅仅是文字。

“请允许我称呼你一声小友连我自己有时候都不能理解,为什么我会觉得你是一个可以做朋友的人,而且是那种可以托付某些事的朋友。或许,仅仅是我身边找不到一个这样的人吧。又或许,是因为你从来都不是一个没有担当的人。我知道虽然你我之间没有什么交集,也谈不上有什么交情,但我还是这样自顾自的把这些东西给了你,所以抱歉啊我背负的东西,现在交给你来背负了,可我却没有征求你的同意。”

看到这一段话,陈羲的鼻子一阵酸。曾经他很看不起宁集,他一直以为宁集是为了他自己什么都能做出来的小人。可是在读到这封信的时候,陈羲才明白,宁集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刚才他对黄革説的那三个字不辜负。

宁集只是不想辜负了当初那么信任他的宁大家,不管陈羲曾经怎么猜测宁集的身份,他都没有过多的解释,因为他无需那样做。他做执暗法司的次座,就是宁大家的安排。他能活下来这么久,也是宁大家的安排。他的生命延续下来的使命,就是守着宁大家的执暗法司。

没错,在宁集眼里,执暗法司就是宁大家的,而不是大楚的,更不是皇族的。在宁集看来,普天之下只有宁大家才是执暗法司唯一的主人,别人谁都不配

这封信很长,长到陈羲足足读了半个时辰。这还因为陈羲是一个字一个字的仔细去读的,因为他也不想辜负宁集的信任。在宁集选择了直面死亡的时候,唯一能托付的人居然只有陈羲。两个人之间什么时候建立过信任?或许从来都没有,又或许从一开始宁集就是这样选择的。

“我这一生,得到的骂名远比赞誉要多的多了。可我从来没有在乎过名声,我自己的名声在宁大家交代我的事面前,什么都不算。只要我不会被人骂死,我就只能按照自己认为的最好的可以保护执暗法司的方法来做事。我常常问自己,我是宁大家的什么人?”

“问过的次数多了之后我才醒悟,我不是宁大家的什么人,我只是宁大家门下一走狗。宁大家把我当弟子看,但我不能那样看待自己,我得把自己当成一条狗,一条好狗,一条能够看家护院的狗。可是我这条狗牙齿不够锋利,不能咬人。唯一能做的,就是假装自己的牙齿很锋利,让所有想觊觎宁大家遗留下来的东西的那些人害怕。”

“现在,我这条狗的使命就要结束了,因为我已经无力继续守着执暗法司。执暗法司被林家的人关掉,我没有办法阻止。但是执暗法司不能没,我守着的那些秘密也不能没。所以我只好求助你,因为天下间能靠自己的脑子记住这些秘密的人,只有你。”

陈羲读着这些话,就好像看到了宁集那张丑陋的脸就在自己面前,一句一句的诉説着。

“你生的可真是丑啊”

陈羲喃喃自语了一句,然后凄凉一笑:“可你真的很帅。”

“从我的姓氏改为宁的那一天,我就知道自己早晚不得好死。可是我后悔过吗?从来没有。我很幸福,幸福于宁大家对我的信任。这封信放在开头,其实也没有什么特别重要的内容。无非是一些我憋在心里太久却从来找不到人诉説的一些话,你就忍着看完吧,当然我知道你会认真的看完,因为就算你对敌人再凶狠残酷,你也是一个好人。”

“还记得你我见面的时候,我説过你很不错这句话吗?那当然不是一句马屁,那只是我觉得很欣慰。欣慰于自己终于找到了一个继承者,不管你愿意还是不愿意,反正我已经这样做了。如果你有机会,可以当面骂我。不过哈哈哈哈,我不会给你这样的机会,因为我没打算给自己机会。”

“后面你将看到的东西,是我已经整理好的。这些东西涉及的范围及大,每一条信息都足够重要。这其中藏着关于大楚的,关于皇族的,甚至关于整个世界的秘密。当然也有关于宁大家的,説一句很得意的话,全天下最了解宁大家的人,除了他自己之外就是我了。”

“写到这里的时候,我忽然想到你肯定是很佩服厉兰封的。因为你是满天宗出身,也知道厉兰封当初为了保护天府大6的百姓都做了些什么。对于那样的圣人,我心怀敬仰。但是,我要告诉你宁大家为天府大6的百姓做的事,绝对不比厉兰封少。”

“宁大家只是选择了自己的方式,一种注定了不会被人理解,而且一旦真相被人知道的话他就会遭受万众唾骂的方式。这一diǎn,也是我从宁大家那里继承来的东西。管他别人怎么做?只要我认为自己做的事是对的,那么我就坚持下去。如宁大家为了那个目标,自始至终不放弃一样。我在执暗法司这么多年,就是靠着这个信仰坚持下来的。”

“人不能没有信仰,我的信仰就是宁大家。我不知道你信仰什么,也许是自由?相信我,这个世界上绝对不存在真真正正的自由。存在的,只是一种对自由的向往。我也向往自由,但我更愿意坚守。我知道你曾经説过这样的话修行者的使命是守护。知道你曾説过这话的时候,我真的有些觉得你矫情啊,但是仔细想想,难道我不是在守护吗?”

“你是一个冷静的人,但是你的弱diǎn也那么明显。一旦涉及到了你的朋友你的亲人,你的冷静就会变的狂暴起来。可是有时候我想想,这是你的弱diǎn,可这又何尝不是你的优diǎn?当别人以为这样可以利用你的弱diǎn的时候,他们一定会遭受到你暴风骤雨一般的打击。所以我很高兴,因为我可能用上面的话影响到了你,让你把我当朋友看了哈哈哈哈,陈羲,我算尽天下事都不得意,唯独得意的就是算计了你。”

“我上面写的那些话够不够煽情?够不够诚恳?你一定已经为我感动了对不对?所以你逃不掉了你只能成为我的继承者。你只能接受我给你的一切,宁大家的守护和整个执暗法司。不要以为宁小臣是座他就是整个执暗法司,他就是个屁执暗法司,永远都不是他那样的小人可以控制的。”

“认真的记住后面我写下来的那些档案吧,然后把这个玉佩销毁。这可能是我遗留在人间最后的东西了,但是只要你足够理智就不要保存下来。要是偶尔念及这个世界上还曾经有一个叫宁集的人出现过,念及这个人觉得陈羲真的是一个可以做朋友的人那么每当你念及,洒一壶酒,烧一支香,要是你有空再陪我説几句话。”

“人生至此,好像就少一个女人了……下辈子吧,愿我生的漂亮些。”

南宫市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长春看银屑病医院
细胞免疫的治疗方法
秦皇岛治疗睾丸炎费用
湛江牛皮癣治疗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