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带着女徒去西游 第四十六章 露了一手

发布时间:2020-01-16 22:44:24

带着女徒去西游 第四十六章 露了一手

一秒时间可以完成很多事情。请大家品以一个白金三级强者来说,一秒时间的接触完全可以把一个自以为是的白银九级全身经脉给震碎,然后用魂力把对方震成一个白痴。

但是邪恶的唐大贱人显然远比一般的白金三级强者更加的凶险。这家伙开启了子弹时间,仗着刚刚提升起来的新能力,把那一秒给延长了三倍――这就是他子弹时间在升级之后的新能力。以前的子弹时间一旦展开,对目标的减速和对自身的加速是同时发挥作用的。但是现在唐斗却可以将两者完全的分开来。

唐斗从古镜那里得到的能力经过他自己慢慢的分析,已经发现了本质,那就是对时间的控制,一开始所有的能力都是一个“技能”一样的模块,只能生搬硬套的使用,但是随着使用次数的增加和对本质了解的加深,他就可以对这些能力细化微操作了。

而第一镜主也有意无意之间对唐斗说过,想要真正的掌握时间的能力,细化微操是必不可少的步骤。

简单来说,刘青这倒霉孩子就是唐斗的实验品而已。

对自身加速三倍,在某种意义上就是延长了那接触的瞬间,在其他人看来,唐斗就是接过刘青手中的茶杯,甚至一半都没有停顿,笑呵呵的举杯就喝,而刘青则是瞬间脸色大变,就像是遇到了什么打击一样,脸色变得无比的苍白。

的确是遇到了打击。

轰天的吞噬能力再加上吞天功的吞噬力,两者相加,在那被延长出来的一两秒之间,已经足够让唐斗这个白金三级把刘青这个倒霉孩子的魂力吸个一干二净,同时还粉碎了对方的经脉和丹田。

这可和打碎经脉和丹田不一样。一般的手法就是能力强大的魂力和弱点攻击,从“外到内”的把经脉和丹田给毁灭,这种伤害虽然极为痛苦,但事实上持续的时间并不长,很快就会过去。

但是唐斗的吞噬却不一样,这是一种从“内到外”的毁灭。魂力被吞噬榨取到一滴不剩之后,经脉和丹田的自我崩塌。这种伤害没有前一种伤害的痛苦猛烈,但是却更长久,甚至会相伴终生。

基本上,不出意外的话,这种全身经脉和丹田崩塌的痛苦会伴随刘青一辈子,只要他没勇气自杀。那他就不可能摆脱这种痛苦。

一瞬间,可以发生很多事情。

一开始自信满满的刘青在一瞬间之后。才从唐斗那戏谑的目光之中看出了自己的愚昧,从自己那崩溃的身体之中品味到了自己的无知。可是一切都已经太晚了。

“你,你……”刘青憋着嗓子,想说些什么,但是剧烈而持久的痛苦却让他的话最后化为了痛苦的**。

“怎么?喝茶也能喝出刘管家这样的风格来,在下佩服,佩服!”唐斗哈哈一笑,放下了手中的杯子。

那看似完好无缺的茶杯在接触到桌面的瞬间,化为了粉尘。这一手控制力。怎么可能是一个白银级做得到的?不,黄金级都不一定做到。

张瑞虽然是个纨绔,但是因为身份,他还是接触过一些高手的。远的不说,至少那个和他勾结在一起的城主他还是很熟悉的。至少他可以肯定,这么举重若轻的一下,黄金九级的宿宏功是做不到的。

连黄金九级都做不到。那么唐斗应该是什么等级?

张瑞在一瞬间看向唐斗的眼神变得无比的恐惧。

对于“普通人”来说,白金级就已经是顶点了。不同的阶层有着不同的接触。唐斗这个规格外的家伙不算,事实上就是大部分普通人一辈子能见到最高实力的人就是黄金级。白金级就是传说,更高的就是神话。

而这个普通人的定义在千魂灵界就是指的实力。

黄金级以下,除非顶着正德那家伙的皇帝身份,不然就是一个普通人。所以别看张瑞凌波张家二公子的身份在凌波城混得风声水声。但是他依然摆脱不了“普通人”这个身份。

而对一个普通人来说,传说中的白金级就是不能冒犯的存在。因为到了白金级,就已经有了最基本的摆脱世俗约束的资格。

的确,正常情况下不会有哪个白金级以上的魂修会对普通人有什么伤害。这就像一个正常的成年人不会故意的去弄死某只蚂蚁一样。但是如果蚂蚁先咬了人呢?有多少人会被咬之后还笑呵呵的什么反应也没有?

反过来,对蚂蚁有作用的约束力,对一个人有用吗?

这就是千魂灵界不成文的规则,这个以实力为尊的世界有一套并非用语言。而是用千百年积累下来的血与火的冲突达成的“默契”。

换成一个直白的说法,在张瑞主动先挑衅的前提之下,唐斗就算弄死了张瑞,也不会有任何人帮张瑞说一句话,甚至于一些想要巴结唐斗的其他普通人,还会落井下石的对张瑞,甚至整个张家进行打压。

唐斗这一手完全没有隐藏实力的动作,不但吓住了张瑞,连张康和韦妙妙都吓住了。

张康这书呆子脑子有点转不过来,他走南闯北,虽然是个普通人,却可以接触到更多的人与事,唐斗那一瞬间爆发出来的气息,让他也可以肯定唐斗的实力是白金级,对于一直和自己把酒言欢的人突然变成了白金级这个事实,让这书呆子的脑子完全的不够用了。

而韦妙妙则是在震惊之后,一阵喜,一阵后怕。喜的当然是唐斗的实力,以唐斗现在这已经超出“普通人”的身份,对付张家的这点龌龊事,根本就不是问题,再加上这家伙与正德的关系,张家内部绝对不会再有任何一个人敢多说一个不字,而城主宿宏功在知道了唐斗的实力和身份之后,最可能做的事情就是和张瑞划清界线。

后怕的自然是自己算计了唐斗,她一开始的算计都是冲着唐斗黄金六级的实力去算计的,哪怕是真的唐斗发火要动手,她其实也有一定的反击的把握。

但这都是建立在唐斗真的是黄金六级的情况下。现在唐斗成为了白金一级,那就完全的是另一回事了。

唐斗笑眯眯的坐在那里不说话。看着屋子里突然冷场的气氛,就像是一个把一切都把握在手的神算子一样老神在在,但心里却是嘀咕开了,完全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个家伙从来到这个世界开始,就一直接触着规格外的敌人。尤其是在和毕哲打了一架之后,白金级对他来说和学徒级没什么区别。所以他根本意识不到自己那一瞬间露出来的气息到底可以引起多大的震动。

不过这贱人可是影帝级的,他弄不明白情况。却也不会傻乎乎的暴露什么。

还好精灵美女是个正常人,知道是怎么回事。小心翼翼的传音给唐斗,这才让唐大贱人知道自己做了什么。

“我现在都这么厉害了?”唐斗古怪的回了沙云悦一句。

“唐兄,虽然我们的敌人很强大,到现在我们依然算得上无比的弱小。但是比上不足,比下去是有余的,对于普通人来说,我们已经算是规格外了!”沙云悦无奈的道。

瞧瞧,唐大贱人毁不人倦的精神,现在精灵美女都知道什么叫“规格外”了。

“好吧。看样子是出了点意外了。既然这样。那就改改计划吧。我们就不绕圈子了,直接平推过去!”唐斗也有些无奈的苦笑一声。

既然已经暴露了自己超出“普通人”的身份,那么就没办法再收回了。别说张瑞,就是张康,唐斗再想向之前那样与之交流都不可能的事情了。上位者有着上位者的威严,你要非得让对方把你当普通人,回头人家还以为你打算对他做什么呢。

“各位贵客。你们的菜……”正在这时,侍女妹子打开房间门,端着菜上来了,话说到一半,就给吓回去了。

房间里的气氛实在是太诡异了:一个脸如死灰的刘青和一个满头大汗的张家二公子的对面坐着一个笑呵呵的就像是和气的土财主一样的唐斗,而唐斗的身边三个妹子全都盯着面前的桌子。就像是那桌子长出花来似的。

在唐斗的身后,张康神色不定,一脸的尴尬,而韦妙妙半喜半怕,神色复杂。

“哟!我可是等急了。快上菜,快上菜,我是真的饿了!”唐斗看向吓得差点转身就跑的侍女妹子。话语之中有一种让人心定的魔力,让那侍女妹子鬼使神差的冷静了下来,然后一个接一个的侍女妹子鱼贯进来,把一道又一道的美味佳肴给摆了满满一掉子。

有条不紊的用了十分钟上菜之后,侍女妹子按规矩是要留下几个随时服务的,但是看到房间里的气氛,再加上唐斗挥手示意,她们还是福至心灵的退出房间,再把房门关好,就当什么也没看见似的。

等到一切又归于平静,唐斗脸上的笑容不减半分:“妹子们,开吃!”

小萝莉和赤火早就等不及了,刚才那诡异的样子根本就是在装而已。现在得到唐斗的命令,齐声欢呼一声,就扑向了桌上的菜肴。而沙云悦却是无奈的摇摇头,跟着优雅的给小萝莉喂饭――这小丫头要是没人管着,不出五分钟她就能直接人趴桌子上。

“张兄,嫂子,快吃啊。斗海鱼宴啊。别的地方可吃不到的啊。”唐斗就像是什么事也没发生一样,指着桌上一道道的佳肴,招呼着张康小夫妻吃饭。

“啊,对对,吃饭,吃饭!”韦妙妙第一个反应过来,她毕竟知道唐斗的身份,心中多少有所准备,更重要的是她现在已经算是唐斗的手下了,老板给力,当下属的难道不应该高兴吗?

当然,唐斗那超出规格外的实力也让她本来打算慢慢脱离唐斗控制的计划从一开始就破灭了。韦妙妙是一个不甘被控制的女人,这一点从她摆脱恶人谷就可以看出来,但是她也是一个聪明的女人。恶人谷她可以背叛,可以躲避,但是面对唐斗她不敢。

唐斗与正德的关系注定了只要他愿意,就可以把韦妙妙和张康都打成罪犯,而他的实力更决定了他可以完全的左右对方的生死。更重要的是韦妙妙通过与唐斗的接触,很清楚唐斗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绝对没有下限,为了目标可以做任何事情的人。

这样的人一旦被背叛,什么样可怕的事情都可以干出来。

所以韦妙妙很聪明的把自己本来的打算给掐死在脑海之中。

张康则是怔了怔,似乎在组织语言,最后张了张嘴:“狄……大人,这个……”

“张兄,你快吃啊!”唐斗笑着打断了对方的话:“我是狄仁杰,带着家里的妹子到处流浪的狄仁杰。你是张康,带着妻子回老家的张康。我们是酒友,如此而已!”

张康也许是个书呆子,但是书呆子也有书呆子的好处,那就是一根筋,也不知道是唐斗的话起到了作用,还是张康真的神经够粗,总之唐斗一番话之后,张康似乎也放开了许多,点了点头:“对对,小弟愚昧了!狄……狄兄,先干为敬!”

一杯酒,一句话,一声朋友,足矣。

现在尴尬的就是张瑞了。他想走不敢走,想说不敢说,整个人僵在那里,时而对自己被无视气得满脸通红,时而想到那恐怖的后果而脸色苍白,整个脸就像是走马灯一样,热闹无比。

“哟,张二公子,你还在啊!”唐斗这时才像是看到了张瑞一样:“我正说明天去拜访一样城主大人。听说张二公子与城主大人相熟,不如帮我做个引荐吧!”

张瑞是个纨绔不假,但是玩阴谋诡计的时候他那脑子可转的比自己那忠厚老实的书呆子大哥快多了,只凭唐斗一句话,他几乎就已经猜到了结局。

不管唐斗找宿宏功做什么,只要他露出那白金级的实力,那么宿宏功就一定会抛弃他,到头来他只有死路一条。

但是张瑞能拒绝吗?显然他心里是不同意的,但是话到嘴边,却只能化为一声无奈而苦涩的悲鸣:“尊大人之意!”未完待续。

ags:

四川省生殖专科医院具体地址
上海六一儿童医院怎么预约
保定治疗白癜风医院排名
广东治疗性功能障碍医院
厦门癫痫病医院哪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