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造神 第二百零九章 世家

发布时间:2019-09-12 10:29:06

造神 第二百零九章 世家

“噼哩啪啦……”

白色的亮光在瞬间如同爆炸般的扩散了开来,那速度之快无以伦比,几乎就是在一点白光出现的时候,就已经扩散到了一丈方圆。

“啊……”

胡正德发出了一道悲戚的惨叫,他的身体被无穷电光所笼罩,那强大的雷电力量冲击着他的身躯,似乎要将他当场电死。

不过,在他的身上陡然间亮起了一道淡黄色的光芒,这些光芒具有极为强大的防御力量,虽然还无法完全抵御电光的侵袭,但起码不至于让他立即失去行动能力。

来自于灵道世家的弟子果然不凡,身上拥有着一件保命之物,哪怕是遇到了强大而罕见的雷系力量也能够保住性命。

然而,就在他跌跌撞撞的向前冲去之时,又是一道冷冽的寒意疾袭而来,伴随着这道寒意的,则是那愈发让人毛骨悚然的凶煞之气。

胡正德双目尽赤,但他此刻手脚麻木,再也难以抵抗,虽然感应到那一剑如飞而至,但却是再无抵抗能力了。

“哧……”

一道轻微的响声之后,长剑顺利的刺破了他身上的淡黄色防御罩,碰到了他的衣襟之上。

这一剑恰到好处,仅仅是刺到了他的衣襟就戈然而止。

但是,从剑上所释放出来的强大寒系威能已经尽数的激发了出来。

胡正德的身体陡然一僵,他激灵灵的打了个寒颤,随后就像是被定身法定住了一般,再也无法动弹了。

而同时,他也发现了一件事情。

嬴乘风所激发的水雾世界似乎远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强大,那释放而出的水雾开始之时似乎相当浓郁,但是此刻已经变得稀薄无比,甚至于是若有若无了。

这种淡薄的水雾,几乎没有任何实际功效。

如果他当时不是立即落荒而逃,而是站在原地沉着应对的话,只怕未必会被这两个人联手所伤。

不过,此刻他的心中却是憋屈之极,甚至于希望这水雾世界越浓越好。

这样才可以遮掩其他人的视线,让人无法看到他此刻的狼狈模样。

但可惜的是,他的这个愿望根本就无法实现,仅仅是片刻间,那水雾就已经从淡薄变得稀薄,并且很快就尽数消散了。

胡正德的身体半依靠在墙壁之上,林锋站在他身侧不远,手持盾牌,而他的脸色却显得极为苍白。

刚才那强大的电光缭绕,自然是出自于盾牌上的秘纹力量。

这股力量曾经被武老释放过一次,在六个时辰之内基本上无法再度凝聚爆发。

但是,这面盾牌乃是林锋所灌灵的秘纹灵器,而他本人又拥有强大的雷系力量,所以在将全身真气和精神力量都瞬间迸发的情况下,还是将盾牌中的秘纹之力释放了出来。

只是,以他仅有武士十层巅峰的真气,在强行释放了这一击之后

,也是耗损极大,再也难以为继了。

而嬴乘风手持长剑,剑尖抵在胡正德前胸,一丝丝蕴含着强大冻气的白光源源不绝的送了过去,将胡正德彻底冻住,眼看就要将他变成一个霜人了。

“住手……”

霍然间,一个与胡正德年纪相若的青年轻喝了一句,并且闪身从人群中走了出来。

嬴乘风转头,冷冷的瞅了他一眼,他不但未曾住手,身上的煞气反而是愈发的浓烈了几分。

煞气,那斩杀了无数生灵才凝聚起来的凶煞之气具有莫大威能,特别是在精神威压之上,更是有着无以伦比的巨大优势。

那个青年的精神力量虽然比嬴乘风还要更胜一筹,而他的真气修为更是远非嬴乘风能够比拟。

但是在这种诡异而凶戾的精神压力下,却还是感到了一阵强烈的窒息感。

他的心中恼怒,但却硬生生的压下了所有的负面情绪,道:“本座苍山赵奎,两位以多打少,算什么英雄好汉。哼……”他话锋陡然一转,道:“胡兄乃是灵道世家胡家门下,又岂容你们轻辱。”

嬴乘风裂开了嘴,他笑道:“我们以多打少,确实不是英雄好汉,但这位胡兄应该是一位武师级强者了吧。而我们两个却只是可怜的武士,莫非武师欺负武士,就是英雄好汉了?”

赵奎一愣,他张了张口,看着手持四属性双秘纹灵剑的嬴乘风,以及手持拥有雷电灵纹之力盾牌的林锋,只觉得口中微微发苦。

这两个人确实是武士没错,但是你见过哪个武士的手中拥有如此强大灵器的。

“咯咯咯……”

一阵奇异的响声从僵立不动的胡正德口中发了出来。

他的身体虽然已经被冻住了,但牙关却在身不由己的抖动着,并且身体隐隐的颤抖。

虽然这一切都不是他想要的,但他却是无法控制。只要那把长剑源源不绝的将寒意输送过来,他就唯有继续出丑。

赵奎的脸色一变,厉声喝道:“放开他。”

嬴乘风冷笑不语,在他的笑声中充满了鄙夷的味道。

你这家伙又是从哪个犄角旮旯的地方蹦出来的,竟然妄想指挥我,真是不自量力。

赵奎的脸色铁青,手腕一翻,从背上抽出了一把长刀,顿时,一道火红色的浓烈光芒从中涌现了出来。

他所抽出来的灵器并不是自己今日所锻造的东西,而是平日里顺手的灵兵。

那浓烈的火焰气息将这把兵器的强悍展露无疑。

嬴乘风眼眸中神色逐渐变冷,他伸手入怀。

不过,还没有等他将手中握着的东西拿出来之时,一面大盾就已经挡在了他的面前。

林锋手持雷电之盾,双目炯炯的看着赵奎,虽然他此刻的脸色苍白,但眼眸中的坚定之色却是清晰可见。

赵奎微怔,不由地犹豫了起来,他在见到那双眼眸之时就可以肯定,只要自己敢发动进攻,那么迎接自己的,绝对是那恐怖的电。

为了释放这拥有无穷威力的电,林锋纵然是自残身躯亦是在所不惜。

嬴乘风的眼睛眨了两下,看着林锋那略显消瘦的背影,心中莫名的涌起了一丝暖意,这个家伙,似乎也并不是那么讨厌呀。

他嘿然一笑,终于将伸入怀中的手拿了出来,而在他的手上已经多了一把短剑。

爆裂剑,这是他压箱底用来保命的绝技之一。虽然这东西有着六亲不认的特色,但他此刻却还是毫不犹豫的拿了出来。

一见到嬴乘风手中的短剑,王君鹏和荆涛的脸色就变了。

他们对望了一眼,同时上前,来到了嬴乘风的两侧,并且将身上灵兵取出。

他们两位可是货真价实的武师级强者,虽然并不擅长战斗,但是三个人并肩而立,却是拥有着压倒性的气势。再加上顶在最前方的林锋,四位器道宗门下相互扶持,气焰滔天。

赵奎脸上的肌肉微微抽搐,他就算是再莽撞,也不敢主动出手了。

豁然,他转头,道:“沈兄,我们都是出身于传承世家,莫非你要在旁袖手旁观不成?”

沈姓青年心中暗骂,你小子明知不敌,却要将我拖下水,真不是东西。

只是,各大世家虽然暗中有着竞争关系,但是在明面上却还是守望互助,哪怕是遇到了仇家,在对外之时却还是保持一致口径。

他犹豫了一下,上前抱拳一礼,笑道:“在下沈祥琪,向各位兄台见礼了。”

“沈祥琪?”嬴乘风双眉一扬,心中的惊讶到了极点。

沈祥琪,沈玉琪,他的名字与玉琪竟然只有一字之差。

认真的看去,嬴乘风发现他的容貌与玉琪还真有着几分相似。

王君鹏低声道:“嬴兄,他是峒瑶山沈家年青一代的第一高手。”犹豫了一下,他补充道:“此人修为高深莫测,若是能不得罪,还是不要得罪的好。”

嬴乘风缓缓点头,心中却是暗道。

就算是能够得罪,我也绝对不会得罪的。

虽然他还不知道这个沈祥琪与沈玉琪之间有何关系,但是用脚趾头去想,也知道他们肯定有着牵连,而且十有八九还是亲戚关系。

脸上堆满了笑容,嬴乘风笑呵呵的道:“久仰大名,不知沈兄有何见教。”

沈祥琪等人都是一愣,嬴乘风这小子年纪不大,但是出手果断狠厉,却给他们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

而且,此人年轻胆大,纵然是同时对上了胡家和赵家亦是不假辞色。

哪怕是沈祥琪本人都做好了遭到冷遇的准备,但是没想到他刚刚自报门户,嬴乘风的表情就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

如果众人不是亲眼看到他出手狠厉,并且毫不犹豫的制住了胡正德,而且还正面对抗赵奎的话,怕是还以为他是一个没骨气的墙头草呢。

沈祥琪好歹也是见过大世面之人,虽然嬴乘风的态度出乎意料,但他立即反应过来,脸上的笑意愈发的浓郁了。

“嬴兄,这位胡兄确实不该强买两位手中灵器。”他轻叹一声,道:“不过如今他已经受到了惩戒,还请两位看在同为灵师的份上,放过他这一次吧。”

嬴乘风沉吟了一下,笑道:“既然是沈兄开口了,小弟敢不从命。”

他手腕一抖,将长剑收回,任由胡正德如同一个木头人似的立在原地,他则是大笑一声,道:“林兄,王兄,荆兄,我们走吧。”

四个人先后而行,在众人的瞩目下坦荡荡的下楼而去。(未完待续。)

儿童发烧
宝宝咳嗽一个月了还没好怎么办
孩子胃胀气不爱吃饭怎么办
小孩咳的厉害怎么办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