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剑道师祖 第七百一十七章凶宅,妖鬼

发布时间:2019-12-04 03:03:41

剑道师祖 第七百一十七章凶宅,妖鬼

刘文曲笑道:“小的的身份对财神阁而言是个秘密,但对小国主和陆先生来说却不是,而且,就算我不说小国主也会告诉陆先生的”,

陆鸿闻言哈哈大笑,道:“原来小曼的耳朵也长的很呢”,

晏小曼娇声一笑挽住他的胳膊。

说话间已绕过三条长街,远远的便看见了一座大宅子。

坐落在内城中央的宅子占地极广,修的极气派,如众星拱月般被周围的房屋围拢着;从这里就能看见里面的庭院此起彼伏。

这座大宅院附近没有行走的阴兵,却有几股神识不时扫过。

陆鸿知道这宅院中必有高手坐镇。

奇怪的是这宅院附近虽然没有阴兵,但阴厉之气却是犹重,陆鸿甚至觉得这内城的阴邪之气也许全部都是来源于这里。

当走到“苏府”的牌匾下时有一股淡淡的血腥气传入鼻息,与那令人毛骨悚然的阴气混杂在一起,陆鸿竟感不寒而栗。

这时已是黄昏,残霞映照,宅院深处的几点昏暗更是透出一种阴厉可怖之感。

“少君和夫人...便是要在这里大婚吗?”,

陆鸿深吸了一口气问道。

刘文曲笑道:“自然是在这里,这苏宅可是承载了城主所有的过往......”,

他没有说完,脸上的笑容也渐渐笑容。

身为戏城之眼,掌管着三千雀鸟的大总管,他对少正冶的过往自然是有些了解的,对于即将到来的大婚他也和其他人一样觉得吊诡。

陆鸿心中暗暗叹息,这苏宅几经修葺,所承载的尽是少正冶不愿忘记,而夏纱却最不愿记得的东西。

如果想要和那个人在一起,就要接纳另一个人的过去,忘记自己。

如果不愿意,那便只能离开心爱的那个人。

夏纱能选择的只有这两条路,她选的是前者

,却不知以苏小姐的面孔,苏小姐的名字嫁给他又是一种怎样的心情。

心里再三叹息,但到了内中却感熨帖了许多。

这宅子从外面看来的确是阴厉之气极重,但里面却是极尽温馨之能,这时夕阳西下,不少房间已经掌起了灯,门外的红灯笼也挑了起来,重重灯影平白给人添出了几分暖意;往来的家丁和婢女也使得这所宅子增了许多人间的烟火气。

整个内城都是阴阳交叠的世界,阴兵行走,人鬼不分,但这所宅子却是内城里唯一的世外桃源。

陆鸿自是不知道,少正冶几次请戏城的名门之后和宿老迁入内城苏宅,并让他们改为苏姓,为的就是以假乱真,以复当年的苏家盛景。

说话间却看到了几个熟面孔。

一名中年男子自旁边的回廊走过,陆鸿看着他脸部的轮廓,眉头先是一动,随即脑海中的记忆越发的清晰起来,待那人消失在转弯处的时候他忽然目中一动,诧异地道:“刚才那位...是炼器宗的铸造师”,

当日入万灵大阵,于子午道上曾与那里的匠师有过一面之缘。

虽是匆忙一面,但他记性极好,已经快半年过去了居然还能隐约想起那些人的面孔来,刚才走过去的那个人正是当日子午道中的匠师之一。

当日他们中了千面狐的术被带离了炼器宗,倒是想不到直到今日还在苏宅之中。

刘文曲笑道:“陆先生原来认得他们,他们的确是炼器宗的匠师,城主和夫人将他们请回来只是为了造几只傀儡并加固一下这内城的城防,事后也给吴宗主写了信解释原委;熟料吴宗主还没来得及回信炼器宗就突遭大难,一夜之间宗门就易了旗帜,这些匠师无处可去,只好留在这里了”,

“我们戏城虽然不似炼器宗那般以炼器为业,但机关陷阱,傀儡兵器也制作不少,他们留在这里埋没不了”,

陆鸿点了点头,道:“这便叫做‘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吧,当初他们若是留在炼器宗谁知道叶孤鸣会不会对他们痛下杀手?”,

俗话说一代天子一朝臣,凡间的天子如此,修界的宗主上位后也不例外,清洗是必然的。

说话间已感受到一股熟悉的气息传来。

陆鸿心中赫然一动。

这股大凶之气好像不详的征兆一般,无论都能嗅到那危险的气息;偏偏他曾经与这股气息近距离接触过,无论如何也是忘不掉的。

万劫海蛟王,曾一人独挑圣火教四大法王的蛟王。

而与他相近的还有几股气息,有的陌生,有的熟悉。

果然,刚转了个弯就见蛟王迎面而来。

和在鲲鹏岭时一样的翠绿色长袍,一眼看去像是蟒蛇的皮,身形颀长,枯干的长发垂在耳边,浑身上下都是凶煞之气。

与他并肩而行的还有一名着宫装的少妇和一名满脸四死色,一身血气的男子。

姬小离也穿着小宫装,打扮的像个小公主一般作出端庄的模样跟在三人身后;看到陆鸿,她眼中先是意外,后是惊喜,最后则冲他吐了吐舌头做了一个鬼脸。

陆鸿的目光却没有在她身上停留,只是冲她笑了一笑便看向那宫装少妇和满身血气的男子身上。

少妇与姬小离长得极像,不仅是那几经透明的皮肤和飘飘扬扬的飞帯,还有那几乎是从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五官。

姬小离年方十四,还没发育完全,但不知为何,陆鸿总觉得待她长大后就该是这少妇的模样。

不必说,这少妇必是万劫海中与蛟王并列为四大妖王的水母妖姬了。

那满身血气则着红色长衫,腰间挂剑,剑鞘漆黑,邪气森然,他的脸也与常人截然不同,暗红色的皮肤像是在火焰中烘烤出来一般,身上有一种炽热的煞气,但那幅面容却又偏偏寒冷如冰。

他和蛟王走在一起时身上煞气一点儿也不下于蛟王。

而他腰上挂着的那柄剑散发出的森森鬼气更是引人注目。

剑长四尺,邪气为锋,剑鞘为壳,藏污纳垢,引纳妖鬼,剑柄处有恶鬼吞口,故名“邪噬”,悄悄打量了一番他腰上的长剑,陆鸿忽然想起拜剑红楼往届剑茶会山记载过的名剑,被酆都红鬼取走的鬼剑“邪噬”。

长春市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贵州医疗癫痫那里最好
河北治疗输卵管堵塞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